终于决定今天开始空间的日记了。此前也曾经拼命想过该怎么写呢怎么写呢,费了两天功夫,才发现日记本是不能这么勉强的。原谅我对这个浅显道理的迟钝,但文字一经修饰,大抵本身便不是写者的真心了:若是写心传意,这些语言恐怕就不能被做作和矫情歪曲了吧。
    今天的天气还是不错的:早上起得比较早,因此感受到了窗外那一大片树叶的呼吸;还有一些鸟的叫声,恰到好处地点缀这一处闲适;没有眩目的阳光,但是有纯洁的蓝色天空和慵懒的随随便便的浮云。不错的一天—可惜还得去上课。
    上课途中和同学讨论了一下北京人对东北话的看法。对方是个很诙谐而且很传统的北京人,爱用非常调侃的语调分析可能养活了无数理论学家的终极问题。上次和他讨论因果循环问题的时候领教了他的利害,所以这次收敛了许多。
    “北京人听东北话的感觉就好像是吃海带。”
     “……???"
    "疙疙瘩瘩的,好像有什么东西卡嗓子眼儿里了。比如平舌和翘舌都不分…"
    南方人大概听惯了那种细碎柔和的嗓音,初到北方的时候,觉得东北话那种雄浑流畅的感觉非常舒服。听北京话则觉得有种“顺溜”的感觉,儿化音就那么自自然然地跟在后面;因此在南方人耳中这些区别可能一下子很难注意到。现在想一想,北京人有这种感觉可能也不奇怪—正统的北京话要是平翘舌不分,倒有种村野和“俗气”的感觉,而这大概是北京人所不太能接受的吧。
    珠宝鉴赏课。今天的老师换成了个慈祥和蔼的老太太,主讲珍珠、玳瑁等低档宝石。倒是比较过瘾,看了许多珠光宝气的首饰,也知道了“珠光”这个词的真正含义原来是来自于蚌珠内壁的珍珠质的光泽。很有意思,也很长见识;可惜还是要背许多鉴定标准和方法……不知道以后能不能在什么地方卖弄一下呢,呵呵。
    晚上照例去打篮球。昏黄的灯光下,流着汗,看着周围的队友如同沉默的黑色大鸟在场上飞来飞去,倒有种莫名其妙的充实的感觉。回来洗个澡,就写了上面这些平铺直叙的东西。虽然看着感觉像标准流水账日记,且觉得有点无聊,不过记录了今天的种种,也算是一个小小的盘点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