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段时间没写BLOG,第一是应付SUMMER SCHOOL的考试,第二也是有点偷懒。晚上不写两句,手都生了。
        感觉每个人实际上都很感性,只是有些人不善于表达罢了。往往一下子就能被随意的念头打动;这念头可能来自外界,或者无聊发呆的时候,自己凭空就生出许多感受和妙想来,然后有欣欣然的感觉。感情和身体是紧密联系的,心念一动,身体就有所反映;有人能做到不露声色,实在已经修炼到一定境界了,平常人呢,虽然无心修炼,在情感上反倒有禅境。
有人曾经问禅于大师,说这禅到底该怎么修呢。答曰:该吃饭吃饭,该睡觉睡觉。人皆不解,又言如此一来,普天下的人,都在修禅不成?非也非也,普天下的人,该吃饭时不吃饭,生千种计较;该睡觉时不睡觉,怀万般辗转。这样看来,生活的自然和顺应规律,便是参禅的过程了。
        修身大概如此,修心又如何呢?比如一种心怀叵测,千万谋略,小心计划,谨慎实施;又有一种长袖善舞,经营位置,往往口是心非,言不由衷;又有一种沉默寡言,谋略在心,省不了云蒸雾绕,深潭之中不见游鱼;又有一种敏感善变,自作聪明,贪恋口舌是非,不离蜗角之争。这些人物,首先,应该都是聪明人,能够考虑种种情况,布置得当发,反应迅速;第二,应该都是勤快人。做这些事情,一辈子必须耗费大量脑细胞,天天操心,日日劳顿,稍有惰意,有得慌张;第三,大概也都是性情中人。无性无情的人,只有两种,一是痴傻之辈,二是至圣至神。除此之外,如上几种,大概都是人情练达的人吧。
        然而人情练达,大概也不容易。维持起来更是大费周折。再看一种天真烂漫,心无旁骛,喜怒哀乐,情随心动;又有一种语言不多,脸色文章,四时之气,溢于言表;又有一种豪放粗犷,大喜大悲,口直心快,言简意赅;又有一种青白为眼,正大光明,身行雷厉,势到必行。这些人物,虽不乏细密周全,为人处世也未必精细明白,或者鲁莽草率或者粗枝大叶;然而有时候却是无意之中,修得了禅境善知识啊。
        可惜人们也越来越聪明了。千般计较万种烦恼,如今却成生存之道。洪流之中,愚鲁之人大概也必须做得这般身心生意,才得以继续留存;至于修心会意,恐怕只能暂且留待芳华尽逝,心境恬淡的时候,于花间月下再邀影约形,慢慢体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