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来好好走路也可以这样幸福。
    这两天脚底板不知怎么的磨了个不大不小的泡。走起路来自然很疼,但又不是那种无法忍受的疼痛。有人说疼痛是上帝赐予我们的礼物,让我们感觉自己生活的种种,或者至少知道自己还活着。但是我在一瘸一拐地体验了这种幸福之后,觉得这些话的前提,大概是更大的不幸应早就降临在他们头上。人们在耐下性子看医生之前,减轻痛苦的方法历来就是这样,头疼的时候捶头;腹痛的时候需要死命掐虎口;心里难受的话,拿头撞撞墙,或者用拳头砸砸玻璃;原谅我可能会对耶酥基督的亵渎,但是当你把右脸伸给别人打的时候,左脸的疼痛不是会减轻么?
    目前还没有找到更大的刺激来减轻走路的痛苦。有的时候我会不顾一切地快走,奔跑和跳动,在更大的,一阵阵的疼痛中想:“知足吧,你刚才没有像这样疼已经很幸福了。”或者采取很消极的做法,呆在一个地方很长时间一动不动,不到非去不可的地步就固守一处。这对未来几天的国庆出游计划无疑是一个很不利的因素。再或者装做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样,疼痛袭来也当其不存在;也许广泛的待人原则对生理反应也一样适用:疼痛这个东西,你不睬他他就不睬你,你越注意他,他就越跟着你?
   但是心态还是非常重要的。大概在任何时候都最好不要让感官来影响心态。虽然做不到所谓脸上有四时之气,多想想好的事情也是很有利于恢复的。疼痛的好处也许根本不需要在尝试消灭他的时候被体验到;当他正影响着我们,给我们以这种或着那种刺激的时候,我们也许就开始怀念他不在我们身边的时候了。相信我,这种怀念绝非期望着他的到来。同时呢,我们将渴求日常生活的伟大。就好象一个饥饿的人只期望一块发硬的面包,而饱食的人们则厌恶它的渺小和低劣一样。同样的事情也发生在世界的许多时间和地方:战时的士兵将明天的阳光视为上帝,沙漠里的游客将水源当作金子,当我们因为身体上的疼痛而难受时,我们谁不渴望着眼前任何一个表情平和、没有任何痛苦的人呢(至少看起来是这样)?
  身体上疼痛的好处大概就是这样,能够暂时让我们不那么贪心和妄想,暂时冷静一下心态;当我们在某天清晨醒来的时候,觉得没有感受到痛苦是一件多么美好的事情。此后,尽管我们仍然会继续追求那些高级的幸福,例如钱啊工作啊良好的人际关系啊爱情啊性啊事业啊小孩啊虚荣心啊膨胀欲啊等等。但是有的时候,当我们看到一个因为疼痛而脸色发青,行动不便的人,当我们听到因为疼痛而呻吟或者叹息的时候,我们还是会想:“现在的我是多么幸福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