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友LEO,学成回国,临行八月,宴请众宾友于著名天朝餐厅sigon sigon. 天朝三人居上座,又有美利坚,英格兰,苏格兰,爱尔兰数人环拱而坐,欢声笑语,济济一堂,有联合国会议之势。

初,上tiger啤酒数瓶。小子矜持,举瓶啜饮一口,未曾入喉:但闻身边二英国人谈笑风生,瞬息之间,已将空瓶放下。觥筹交错,流光飞舞,始悟苏格兰盛产酒鬼,可见一斑。

招牌菜是鸡肉卷。此菜脆香可口,乃天朝名产;大江南北,众人皆知。然小子孤陋寡闻,疑距离天朝半个地球之洋人,是否习得我名菜吃法?但见洋人宾客中杀出一员猛将,乃一美利坚PPMM,舒长臂,伸纤手,卷面皮,拌酱汁,葱姜蒜肉,手到擒来,真乃姿势优美,一气呵成。顷刻之间,斩数个鸡肉卷于碟中。众洋人钦佩之际,纷纷效仿,转眼间个个变身中国通,吃得不亦乐乎,酣畅淋漓。小子乃发中华文化影响深远之感慨。

然洋人终归是洋人,如何习惯我天朝饭局之气势? 只见猛将MM,豪情万丈,但凡上菜,必先分成数份,大有独当一面之势。中华饭菜,讲究众人同举箸,数十双筷子你来我往,热闹非凡;洋人西餐,重在独食,一份餐饭分为数份,个人自吃门前饭。且中华美食,遥望如小山,杳杳喷香;近前似宝塔,叠叠生辉,怎禁得分而食之?可怜数盘美食,皆难逃厄运,却被那美利坚人囫囵分了,弄做个色香味皆无。

这时东道主拍案而起,一通解释。众人这才改变政策,随意取食,只是仍将那筷子闲置,只情用那刀叉,一气乱叉;有那聪明些的,拿了勺子,捞而食之;可怜那刀叉的主子,叉也叉不起,切也切不开,美食在手,难以下口,尴尬至极。好在有煲汤伺候,仍旧一人一碗,这才缓解猴急情势。

小子观洋人吃中国菜,个个小心谨慎,战战兢兢;一是怕礼仪不对,乱了方寸;二是刀叉用惯了的,如今只有筷子是利器,如何容得刀叉放肆?三是不放心。那位说了,中华饭菜样样皆是精品,营养丰富,口味丰美,有甚么不放心的? 你且不知,这洋人吃惯了西餐,都是些香肠面包,奶油披萨之流,摆在桌上一目了然,易切易分;中国菜蒸炸煎炒,勾芡拔丝,花样繁多,样样都是工艺品,早就把那食物的本来模样隐去;你且不提那全素的排骨,猪肉做的青菜;就算是芹菜鸡蛋这样的家常菜,也让老外心惊胆颤,不敢乱尝,必得细细检视,弄清楚其来龙去脉,方才放心尝试。当日席上,美利坚与英格兰又引战火,独立战争历史重演,原因在于两国在芹菜or菠菜问题上无法达成一致。与此同时,爱尔兰人则谦虚地对小子表示,他并不知道他勺子里的是什么东西,并很小心的猜测应该是生姜。(小子此时相当FAINT,请问众人见过绿色的生姜否?)

此刻餐厅发生温馨一幕:美英之战偃旗息鼓之际,灯光忽灭;见一对侍者手托庞大蛋糕,其顶有蜡烛莹莹闪烁;同时音乐响起,邻桌一慈祥老太在周围众人簇拥下缓缓起身,笑容可掬。原来该老大寿,餐厅特意安排此举。只闻满餐厅的人自发唱起生日歌,又有掌声不绝于耳,人情味十足。

多国会议进行至十点,将近结束。出餐厅门,见灯火满街,繁华世界,爱丁堡之城开始另一轮夜生活。大部队此时移向就近酒吧,开始真正的肆无忌惮的本土风情的喝酒聊天。含一口醇正的苏格兰啤酒,细细品味;透过金黄的泛着泡沫的啤酒,观察人们的欢歌笑语,小子这才醒悟,大概只有在适当的时间,适当的地点和

适当的人物聚在一起,才能充分了解一个民族真正的本性吧。

此次多国会议,补记参加者:天朝GG两名(LEO,JAY),美利坚MM一名(美女),苏格兰MM三名(一名美女,两名巨无霸),苏格兰GG一名,英格兰GG一名,爱尔兰GG一名(数学系硕士,现在在天文系工作,编程很强),南美洲某不明国家GG一名(此人粗犷奔放,善开玩笑和整人,观其长相,似球星罗纳尔迪尼奥),苏格兰大叔一名(LEO的同事),及小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