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Firbush的第二天,明媚阳光从窗口斜照,第一天的阴霾一扫而光。

(this is my bed…kinda mess.)

(outside my window)
从基地出发一路向北,经过了农庄,标记着滑稽颜色的羊群和那些警惕的牧羊犬,以及路边的premier inns。逐渐能看到皑皑的雪山,在阳光下闪闪发光;雪山把山峰隐藏在云层里,因此你很难判断哪里是白云哪里是积雪。在积雪面很大的山坡上,云层的影子就倒映在上面缓缓移动着。
 
我们在山脚下的时候,雪是一片片积累在长满深黄色地苔和浅绿色小灌木的地面上的,因此远看上去凹凸的山体上像是撒了一层细细的白糖。但是在更高处山顶和天相交的地方厚实的白色笼罩整个山头,在蓝色天际勾勒着山体柔和的曲线。
扛着滑雪板在山上走是件很需要集中注意力的事,因为稍不留神就会踏进暗沟或者小沼泽;有效的办法是踩着别人的脚印走,并用滑雪杖探路。随着不断攀行上升,我们看见一个个雪山峰不断显现;在山下仰望山头时形成的孤山寂岭的错觉,这个时候被此起彼伏的大小山峰完全打破:当你站在山脚下的时候,你无论如何也想象不到只要走几分钟周围的山峰就完全变成另外一个样子是什么感觉。在这种奇妙的纯白色变幻中行走,心里只有肃穆和敬仰的感觉。
中午刚过的时候我们的队伍到达了接近山顶的一片比较平坦的区域。在这儿我们停下休息和午餐,也不失时机地打了场小雪仗。Gaya(她是组织者中的一员)总是作为大家共同的目标,身材娇小的她只好往不断在别人身后躲避;不过大个子的Chris也很不幸成为众矢之的。Bob讲解了基本的动作,雪靴上有三个小孔,你需要让滑雪板上的对应三个钉子插进孔里再扣上板扣以牢固雪靴(Marciej后来告诉我在瑞士,人们上雪山和滑雪用的是不同的靴子)。先在平地上适应滑雪板的移动和行走滑行;以后开始到坡上练习上坡下坡,控制速度,转弯和停止。坡度比较大的时候对我这个新手要保持平衡实在挺难。水平有高下之分,很自然地我们分成了新手区和老手区;Gaya,Dilip,Cristophe,Laura,Yanli,Stefan, Dominic和我都在新手区,Matthew,Tim,Bob和Adam等在远处的斜坡上练习。刚开始向下滑的时候很容易摔,平衡很难把握;不过经过一段时间的练习,有了感觉以后就会发现只要自然地把身体舒展开,保持整体的平衡感,至少在坡度不大的时候能够比较容易地滑下去。不远处有高手们的表演,加上Bob和Cristophe的现场指导,感觉至少是正不断进步的。

在三点左右我们开始进行区域探索(area exploring),不过整个过程都是穿着滑雪板进行,这样速度会比较快。当然也很刺激,因为地形的复杂增加了滑行的难度。一路上处处有惊无险,team work放光辉。我们穿过在雪中淙淙流动的小河,小心地越过被白色覆盖的沼泽和泥潭;有时候一路滑行下去,循着雪板的印记前进,有时候需要用雪杖一点点支撑着挪过艰难的上坡。在广阔的白色里看到一支队伍曲折前进其实是一种很奇妙的感觉:当你深入这个寂静的世界,看到队友的缓慢前行,你会觉得有些神秘和孤独,但是又觉得很兴奋:当你在广袤的雪地里踩下一个个脚印的时候,或者用雪杖给后行人标记出要小心的区域,你会觉得这才是真正的explore. 如果一个人在草地覆盖的山丘上行走,他也许会记得攀登过一段时间后回头看一看他走过的路。在雪山上滑行时你则很少能记起去回头看,因为眼前有太多的未知吸引着你,以至你的注意力都在开发新的道路,和如果更有技巧地避开危险上了。

我们在山上的行程大约是2到3英里,不包括上山和下山的路程。很遗憾的是有很多从远处看上去更飘渺的山峰,到现在都没有路可以上去。我们也没有到达顶峰,因为真正从顶峰上滑下来只有专业人士才能做到。的确,在休息的间隙能看到有两三个小小的身影在我们头顶的山峰上滑行,进行着人和奇伟自然最完美融合的演出。
开始往回走的时候才开始感觉到腿部的酸痛。分批回到车上的时候,大伙把东西向地下一扔,都坐着不想动了。可能浑身的体力都消失了,但是唯一没有消失的,是当看到在云雾中掩映的雪山时心中美好的感觉。
晚上听报告,在Bar喝酒看照片和玩游戏,然后睡觉。
I must say that I can’t feel my legs.
 
今天上午参加会议然后返程,总结一下在Firbush的三天(and to Julie):
1.你会玩的非常,非常的痛快,而且非常累。任何一项活动,canoeing, kayaking, mountainbiking,rowing boat还是orienteering等等,都会有很多精彩和愉快的体验;不过也得做好大量流汗的准备。
2.认识更多的人和进行更多的谈话是件很有趣的事情。在晚上的Bar或者在报告会上你有充足的时间和世界各地的人交谈,不仅锻炼思维而且锻炼口语。事实上你能发现很多有趣的人。Gaya和我室友Dilip是印度人,但是Gaya更活泼健谈,Dilip则酷味十足,说话简短有力,但是不失幽默。Marciej也许是知识最渊博的,他出生在波兰但是后来移居到瑞士,是个典型的音乐爱好者;但他对宗教和哲学的了解程度也同样让人吃惊。Kate Ho…我一直没怎么和她聊过,也不知道她的国籍,看名字和她的外貌很像印尼人,但她说话的方式和语言又和苏格兰本地人极为接近;事实上她是个热衷创业的活力四射的人(她博士没念完的时候就已经在运行自己的企业)。来自剑桥大学的Chris是研究芯片延时的,他对于怎么完成PhD的建议非常有效。Eliot是个很害羞的美国犹他州人。事实上他也许很聪明,但是仿佛并不太会表达他的思想,更多的时候他愿意当我们交谈话题的一个倾听者。还有Laura和Adam这一对儿,Adam中文说的不错,在中国呆过一段时间。
3.别小看了报告会。其实你能学到很多。一开始我以为给每个人十五到二十分钟时间讲述他们的研究课题收效不会很大,因为光是介绍背景估计就得占用一半时间。但你会发现某些人很聪明地安排时间,不仅能让你了解他们研究的内容、动机、目的和成效,还可以有效地在短时间让你了解他们的职业规划和创业生涯。其实这不是学术讨论会议,而更像是面对面的交流,大家坐在一起聊天和争辩,在一种自由辩思的气氛中获得新知。从他人的经历中得到经验是很棒的;至少我现在对未来的方向能够看的更清楚些。(e.g, Experience is something that you got when you didn’t get what you want. 很多类似的东西,有些也相当具体,比如怎么完成PhD,和未来的职业规划等等).
4.Team Work. 你能在任何一个团队项目中体会到。
 
也发生了一些有趣或者不怎么有趣的事情。
1.Firbush的早餐和正餐(dinner)都有比较严格的course,早餐有两轮,第一轮是粥和牛奶,第二轮是bacon,sausage和beans等;晚餐有三轮,先是汤,再是正餐,最后是甜点。饮品都在桌上可以随便添加。
2.我们的车子有时碰到大群大群的绵羊被牧羊犬驱赶着顺着马路前行,不得不停下来等着它们过去。真的是相当大的一群…一般来说可能有一百多只左右。
3.如果没把握,进行活动的时候以安全第一,否则很容易受伤;如果是大量的重复动作,悠着点,比如像canoeing,我就划猛了…
4.有个瑞典人直接和我说他认为Tibet应该独立,一听就知道是受无脑媒体影响。花了一个多小时教育他,keep arguing and arguing,直到他承认自己太片面为止。这种问题也许有人会问,那就直接和他们argue吧,回避的话不会有好处。
 
Check my album for more fancy photos.
 
To Julie:
Gaya说起过她想把活动向夏天推的想法,我告诉她你们学院在6月份来。我们Informatics下次来Firbush活动会在十月份。
事实上不需要带很多东西,这儿可以提供所有器材。只需要洗漱用具,一些换的衣服和饭盒就行了。早餐和晚餐都很美味,午饭我们会用提供的原料自己做,因为中午会在野外。出发前带40磅deposit和一张表格;deposit会在出发前还给你,此外不会收取任何其他费用,全部免费。这次有几个人没来,我们用他们的deposit大喝了一通。呵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