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5月20日的募捐现场,交流能够使我们了解一个国家的人对另一个国家的灾难持什么态度。如果从他们的角度来看待这个问题,我们会发现他们可爱的善良。
 
在我们走向募捐地点的途中就有路人不时停下捐款。等我们把现场布置妥当的时候已经有不少善心人士向募捐桶中投入钱币。在整个城市我们有六个点,我们在王子街西侧的westend。这次募捐由ESCA(Edinburgh Students’ Charities Appeal)组织,先捐给英国红十字会,再由他们转给国内。
 
有一个叫John的牧师,在捐款后和我们聊起电视里描述的中国的美丽景色和奇妙的动物。也许他仍然按照西方人对东方惯有的神秘主义态度,把中国想象成一个充满奇幻色彩的国度。但是显然他不愿意让这么巨大的灾难对他心目中美丽的国度遭受创伤。最后他总结说,中国现在正在变得更加开放,这次灾难也将世界的眼光吸引到中国,让中国成为焦点。他很详细地问了我们每个人的名字和家乡地,并询问地震有没有给我们造成损失。尽管我们以后再见到他的可能性很小,他用自己的方式表达了对地震的关切和对中国人的尊重。
 
老人,小孩,年轻的时尚女郎,十几岁的打扮怪异的青年,孕妇,教士,清洁工,银行职员。大部分人会询问我们这些募捐的人有没有在地震中遭受损失。他们一般会用拥抱和握手表示安慰。有些人仔细地阅读我们的展板,一张一张地看照片和文字,低声讨论着。更多的人只是看到了我们胳膊上"China quake"的袖标就掏出了钱包。这里我想记录几个人,他们的确让人难以忘却。
 
有个非常低调的华人(不知道是不是中国人),他始终没有说话,只是默默地向募捐箱里塞了一叠钱就走了,似乎不愿意被关注。那是我们昨天收到的最大的一笔个人款项,大概有近100磅。他走得很快,我们甚至没来得及问他的姓名,连长相也没有记住。
 
有两个中国女生在王子街上,似乎是在逛街。不知道是不是有意返回,但她们每次经过我们的募捐点都会捐款,几次下来总数也有100磅了;有些人则是先捐了身上的零钱,又返回提款机取出更多的钱回来捐。这样的例子很多。
 
这是转自瞳光的博文,她负责收款。
“老曹说有位乞讨者让他很感动,那人上午已经在他们展台那边停留了很久,也跟老曹说他很想捐,可是他没有钱;下午他又去那边展台,徘徊了很久,老曹说看得出他在犹豫,但最后他还是从口袋里掏出一把零钱,应该是他身上所有的钱,大概只有2个1镑,其他都是更零的,他把一个1镑拿出来,其他都捐了。”
我们准备拿来义卖或者赠送给捐款者的小礼物,基本上都被拒绝了;我想他们并不指望获得些什么,只是单纯地来捐款和帮助。和我们同行的有一个比利时人叫David.他说他在教会参加活动听说了这次募捐活动,因此就来帮忙了。他很卖力,帮我们发传单和布置展板,在闲暇的时候耐心地等在一边听我们说着他听不懂的汉语,并很积极地去完成分配给他的任务。按照他的话来说,他只是想" to show that I am useful". 也许很多善良的捐款者也都有这样单纯的动机。
 
昨天募捐的款项还没有统计出来,但无论有多少,每个人只希望这些款项能够成为食物,饮用水,帐篷,药品…或者是灾后重建的力量,送抵灾区,发挥用途;因为在这些款项募集的过程中,每个人都了解募捐桶中真正放入的沉甸甸的是什么样的珍宝。如同在国内国外进行的所有募捐活动一样,我们希望这所有的爱和人性,善良和期盼,能够汇聚成一股坚强的力量,在那个让我们一心所向魂牵梦绕的地方,修补破碎的心灵,恢复四分五裂的土地,重建一个我们能再次骄傲地称之为“川”的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