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是爱大的北京大学日。上午咱们的许校长在Old College演讲,可惜起晚了没去成。下午在实验室收到提醒邮件说5点有接待会,在信科院的新楼, Informatics Forum。

话说这个新楼零零碎碎修了快三年,我来的时候还在修;整天看到脚手架上那些工人开着收音机听流行音乐喝咖啡读报纸。不过效率再低,叮叮当当好歹也是竣工了。前两天opening ceremony的时候去看了一下,里面的确挺现代化挺气派;有一部分人已经从King’s Building火急火燎搬进去了。修这座楼的目的是把原来分布在五座不同building里信科院的人合并到一座大楼里,方便联络。我们大概是7月4日搬过去。

下午五点的时候阳光明媚。四楼有个会客大厅,上次去参观的时候还没投入使用。走进去一看发现那儿的落地窗实在很爽,连着玻璃门外面是一个很广阔的平台,亚瑟山好像近在眼前,周围视野非常广阔。招待员把酒和零食摆了一桌子放在房间里,人们就在外面聊天观景。

许校长和爱大校长已经在那儿聊上了。不过人不是很多,大概总共十来个人。

爱大校长O’Shea笑说许校长是第一个在new forum的会客厅参观的客人。许校长还是很和蔼可亲,非常随和。聊到北大和爱大的合作,他说在理科方面合作项目很多,文科有历史、地质方面的合作项目;也谈到去年在北大举行的爱丁堡大学日。这次在爱丁堡校长会停留两天。他也很有兴趣地聊起在高地的行程;不过在爱丁堡因为时间问题没有去城堡,只是在王子街和calton hill上停留了一会儿。

说着说着就聊到北大。许校长对学生生活和学习的了解程度让人惊讶(以前在学校的时候真的没想到校长会了解这么多)。他说BBS上的校长信箱(就是pku_suggest版)开设的时候,曾经一天之内有两千多封邮件,什么内容都有,比如学生反应宿舍灯泡坏了啊什么的 -__- 后来组织整理定期报告,对反映的问题分工解决;有很重大的问题甚至会当天召集学生和老师开会讨论。

我们自然会问起他在新春晚会上唱“隐形的翅膀”这件趣事。许校长说他也看了媒体对这件事的报导,他认为这就是他心里所想的一个大学的校长应该怎么样去对待学生的方式。

校长在早上的报告会上提到中国参加高考的人数也越来越多。国内有媒体报导说状元都被香港”挖走”,许校长说他并不认为状元就一定优秀;另外,评价一所大学不是看有多少状元,而是看这所大学给予学生什么质量的教育,这是最关键的。

许校长还聊了很多关于学校改革的事情,比如北大的法律顾问之类。说到计算机专业,许校长笑说对计算机系的学术要求不能像对待其他学科一样,比如生物,因为不同学科在论文、科研等方面的环境和条件也不同;他认为不同的学科应该针对具体学术环境来制定要求。他也提到北大对外招聘的事情,理工科相对招聘的人更多。长江学者以前是只有理工学科背景的人才能申请,许校长认为这对文科来说有些不公平,经过努力也申请了对于文科人员的长江学者名额。

聊了一个多小时,觉得许校长非常随和,也很健谈;他的思维非常活跃,是一个出色的科学家。我想起04年雅典火炬传递到北大的时候,很多人去看许校长参加火炬传递,那时大家对许校长大概也是充满爱戴的感情吧;他会是一个出色的校长么?这自然会由学生评价;但目前他至少是一个受北大学生尊敬和喜爱的校长。

许校长下一个目的地是LSE。他说理工科的合作主要是在爱丁堡大学,而文科方向的合作则主要在LSE。在那儿的同志们如果想和校长好好聊聊感兴趣的问题,或者想多了解许校长,这是个机会.